匠人百科

鲁笔传承人陈元年:至真至善六十载 不负初衷不畏难

走进陈元年毛笔工艺馆,看到这样一位老人:他手拿择笔刀,戴着一副老花镜,身量不高,体型消瘦,精神却异常矍铄,他不善言谈,却将毛笔制作这门手艺做到至善至美,在当地已竖起一块无形的招牌。
 

 
 
在这里,陈元年先生结识了更多文人雅士,可以与更多使用者进行对面交流,不像以前在村里办厂只能间接从销售人员那里得到用户反馈的信息,这种情形使他更好更准确的掌握了使用者的需求从而有针对性的对产品进行不断改良,陈元年首创的鲁笔制作技艺,兼容南北制笔工艺之所长,又充分采纳了各地书画爱好者反馈的意见,不断改进创新,并一直坚持“纯手工”制作。


少年求学,适逢“文化大革命”,陈元年因为家庭成分的原因,16岁即退了学。
 
当时他的堂兄正在村子里那个十里八乡闻名的“毛笔作坊”做事,因为喜欢堂兄,下学后就顺理成章地进了堂兄所在的厂子,从学徒开始做起。
 
 陈元年所在生产队有个俩人的毛笔作坊。一个是他堂哥,学的是“水盆”,另一个是从外地雇用的“杆作”,之后成了他的师傅。




毛笔制作,工艺流程复杂,工序繁多。按大的流程分为“水盆”和“杆作”,“水盆”是做毛笔头,“杆作”主要是安装修理。细分起来,有120多道工序,作坊内实行流水作业,各负其责,单个人只精于一道工序。在旧社会,毛笔制作这项技艺,学徒需要九年的时间。其中,“水盆”要学徒五年,“杆作”要学徒四年。
 
老一辈的人都知道,当学徒是个非常枯燥的差使。要想学好一门技艺,必须要吃常人没有体验到的苦楚,做常人做不到的事。
 
“对待师傅要像对待父母那样尊重。师傅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口要甜,腿要快,更要会看眼色行事。”
 
陈元年乍听人说起这些时,心里非常地打怵。
 
 至此,他的学徒生活正式开始了。





 
 做毛笔都在炕上干活,盘腿打坐,两膝着地,如果两膝不着地,师傅就用重达近二十斤的石板或者土坯压在他的腿上,强制两膝着地。身子笔直,目光平视,每次最少两个小时才能下地活动。
 
这种强制性的手段,几天下来走路都很难。陈元年的两腿不分昼夜地疼痛,连吃饭也尝不出味道。从炕上下地要扶着墙活动活动,才能勉强支持住身子,从作坊到家都是咬着牙坚持,好像是一个腿有残疾的人……
 
师傅要求很严格,如果在学技艺方面做错了一点,总会遭到无情地训斥,很多时候,这种带有讽刺性的批评让他羞愧得抬不起头来。
 
那时,因为母亲已身患绝症,在那样的情况下,陈元年害怕自己的学徒遭遇让母亲担心和焦虑,出于对毛笔制作技艺的热爱,陈元年咬着牙坚持下来。


 
好事多磨,学徒生涯一个月的时候,因为邻近生产小队的嫉妒、排挤,他跟着学艺的师傅被赶走了,至此他只学到了些皮毛。接下来又遇到了厂子改制。
 
1975年,为增加集体收入,村里就把“毛笔作坊”改为村办,挂牌成立了“东堤毛笔厂”。
 
命运一次又一次地在捉弄着他,开着让人难以承受的玩笑。而此后,和他感情最好的堂哥又因病去世,更是让他倍受打击。
 
幸好在大爷叔叔们的安慰鼓励下,陈元年才重新开始学习做笔。




 
长辈们让他根据记住的工序琢磨,不懂的地方找师傅请教;兄辈们让他回厂自学,并鼓励他坚持下去。面对大家期待的目光,陈元年暗下决心一定要学会做笔,自学、自练的学徒生活再一次开始。
 
然而,有师傅教授的学徒和自学又是两回事:师傅在教授的过程中,全是技巧,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走的是最近和最完美的路;在没有师傅指导下的自学、自练,走的往往是弯曲的路,遇上了一点困难,就足够让人花费大量的心血与时间。
 
  与毫毛打交道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毛笔的尖、齐、圆、健全凭手艺,从毛头里把不好的毫毛挑出来更难,要全凭经验和技巧……
 
  竹杆子的平头和刮堂更不容易,一个不小心竹杆就破裂,一破裂就废了,陈元年心中便整天是忐忑不安……



小的挫折还好克服,遇到关键环节就只好骑上自行车,到距此二十几里外的师傅家请教。
 
最让陈元年想不到的是,再见面时,师傅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每次见到他都是一副和蔼可亲的面孔,传授技艺时,把陈元年看做是他的孩子般不厌其烦地耐心教导,并且不断地给他启发和鼓励,在这种暖意融融的学习氛围里,陈元年学得格外有劲。
 
1967年10月23日,陈元年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57岁的母亲被肺癌夺走了生命。
 
早年丧母的他,只剩下因为母亲治病而穷困潦倒的家庭和年迈的父亲,在那样的境况下,对于毛笔制作工艺的学习,陈元年却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陈元年一边摸索自学,一边不断到师傅家讨教,从学徒到独当一面,又经历了五六年的时间,23岁时,他才算是一个熟练的毛笔制作师傅。




 
而在这个过程中,遭受了很多白眼和挖苦,但这都没影响陈元年的决心。
 
在东堤毛笔厂,他成了厂里的技术骨干,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厂子为了扩大生产,又聘了2个师傅。别人将同行当作“冤家”,陈元年却将提高手艺放在第一位,他悉心向这两个师傅学习,制笔工艺在这段时间有了更大的飞跃。
 
1982年,他们村在全市第一个实行农业“大包干”,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土地包产到户,正式挂牌“东堤笔刷一厂”。当时,厂子雇佣了当地90%以上的制笔工人,又到莱州雇佣了10多人,厂子规模达到将近100人。当时的规模,产品的销量,远近闻名。
 
1995年,成为一个转折点。因为市场的影响,北方是传统手工制作,效率低。南方制笔用工省、工序简单,产量高,价格低。在这样的情势下,南方笔占领了市场,东堤笔刷厂被迫下马。工厂倒闭后,他曾经一度想放弃。
 
但是,30年的毛笔制作经历是他半生的挚爱,他,放不下。这期间,他重新梳理了自己的毛笔制作经验,充分借鉴南方和北方制笔工艺。经过深思熟虑,他大胆尝试,打破传统理念,结合实践,将南北工艺大胆融合,打出了“鲁笔”的牌子。
 
从16岁开始,一直到年近七旬,他一直坚持纯手工制作,将每一支出自他手的毛笔当成作品而非产品。陈元年先生将一门手工艺坚持了半个多世纪,精益求精绝无应酬之作,使得鲁笔制作技艺日臻完善,也让陈元年鲁笔在弘扬传统文化的浪潮中享有一席之地……
相关词条
闻艺热读

匠人百科

微信“扫一扫”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