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人百科

扬州博物馆霁蓝釉白龙纹梅瓶,我想对你说

作者:陈光明

近日在微信上看到一篇名为《未来2018~2025年:古玩行暴利时代》的文章,文中重点谈到扬州博物馆镇馆之宝、国家一级文物“元代霁蓝釉白龙纹梅瓶”。当我看到文中所附该瓶底部照片时,我的反应是:这件瓷瓶到不了元代,应为明代早期作品(此瓶底部胎质及修胎特征与元代胎质及修胎特征有距离)。

对于扬州博物馆的这件霁蓝釉白龙纹梅瓶,我感慨它实在是太幸运了。它富有传奇的身世:原持有人家族祖辈早年在宫中为官,1945年扬州城里有人开价十八石米来换此瓶,被朱家人拒绝。1976年为防地震砸坏此瓶,朱家后人朱立恒仅以18元人民币的超低价格卖掉了。1978年,北京搞了一次文物搜集展览,当时收藏瓶子的人也把它送到北京展览,结果引起了各地学者的关注,好多地方的博物馆都想把这个瓶子买过来。扬州博物馆率先出手,以3000元人民币的价格得如所愿。买回后扬州博物馆请了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冯先铭、南京博物院的王志敏等几位高级专家来鉴定,最后确认是元代景德镇窑生产的霁蓝釉瓷瓶,价值巨大,被命名为“元代霁蓝釉白龙纹梅瓶”。并将此瓶定为国家一级文物。一件瓶子流传民间600年之久竟然还能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这已经是个很大的奇迹,更不用说它精美的造型和艳丽的色彩了。香港一位收藏家开出3.4亿的价钱希望收藏这个瓶子,巴黎一个收藏家更狠,直接把价开到40亿元人民币。扬州博物馆也很重视,专门辟出二百多平米的位置,用于展示该收藏品,使之它成为瓷器类藏品中唯一享受这一特殊待遇的瓷器。看到专家、学者们如此推重这件瓷器,广大的瓷器收藏爱好者惟有羡慕不已。的确,作为“瓷器中的罕世极品”之“国宝”,理应享此殊荣和待遇,这件事情正彰显了中国人对瓷文化的高度重视。

尽管如此,我还是有话要说:这件“霁蓝釉白龙纹梅瓶”早不到元代,应是明代早期由景德镇窑生产的产品。我这样说的依据是什么呢?

1539652595263d3cf5fb54c

图一:霁蓝釉白龙纹八方兽耳瓶

二十年多前,我有幸收藏了一件“枢府”款瑞兽头八方霁蓝釉白龙纹瓶(图1)。该瓶手感润滑、有传世特征,自然氧化明显,整体制作规整、考究,胎体老旧、干涩,虽为八方体,但内部手工修胎痕迹明显。白色龙纹是在瓷胎的基础上,雕刻后施白釉呈现龙纹状态,在蓝、白釉交汇处有熔融现象,应为一次施釉烧制而成。无论从文字,还是釉水、还是造型均有宋瓷的遗风,但所用材料及修胎工艺又有明显元代修胎特征,符合元瓷的特性。

1539653581957c5b0df8aa5霁蓝釉白龙纹八方兽耳瓶(底部)

1539653581907af7c0f2b21霁蓝釉白龙纹八方兽耳瓶(内部)

另一件霁蓝釉开光花卉纹釉里红茶叶罐(缺盖)。除底部露胎外,内外均施有釉水。开光纹饰也是在胎底的基础上,经过雕饰后经拨白,再绘制花卉,经施釉后烧制而成,生产年代应早于明代(图2)。

1539652712896859a3c6e01

图二:霁蓝釉开光花卉纹茶叶罐(缺盖)

1539652712882f4660bf744霁蓝釉开光花卉纹茶叶罐

15396527129192b7c9413bd霁蓝釉开光花卉纹茶叶罐(底部)

再一件就是“大明建文年制”款,(注一)外施霁蓝釉、内施青花釉里红、有巴斯巴文字的笔洗(图3)。该笔洗阳面呈现宝石蓝色,阴面成茄皮紫、底部呈青黑色,色彩过渡浑然天成,一道釉烧出三种色调。此独到的色釉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它釉面光鲜、亮丽,让人过目难忘印象深刻,感叹它的美简直非人间之作,仿佛有上天和神灵的帮助。我认为此笔洗可与天下馆藏的霁蓝釉瓷器比美(当然也包括扬州博物馆的龙纹梅瓶)是瓷器釉色艺术中的精品。它的釉色之美与扬州博物馆的霁蓝釉白龙纹梅瓶一样别具特色。

15396528542356e674f02f7

图三:大明建文年制款霁蓝釉青花釉里红笔洗

1539652854332aed8414f28

霁蓝釉青花釉里红笔洗

以前只知道元霁蓝釉瓷全球仅六件半,分属中国、法国和越南,现在则变成了十二件。只是我真不知道这些数据是哪里发布的,依据又何在。我只能说这些数据是无视民藏的数据,既不科学,也不客观。如果这么珍贵的元霁蓝釉龙纹梅瓶全球仅六件半,那我手中这件既有文字,又有龙纹的八方瓶算不算全球孤品?若要在其中加上我这一件,一定会引来一片嘲讽的声音,肯定又会有大批专家,资深藏家跳出来大声反驳我了:全世界就这么几件,你的怎么可能是真的呢?我依然要说,藏品的真假,不是哪个个人能说了算数的,藏品的真假只有藏品自身能予以证实。我坚信,假的永远也说不真,真的永远也说不假。记得国内有一位知名的专家、学者说过这样一句话:“在文物面前,我们都是小学生。”这是因为,在历史上出现过的东西,我们未必都见过,没见过的东西我们就不应该轻易地否定它曾存在过。如果不是圈内权威人士一味地否定有“元青花”,如果不是英国收藏家霍布逊提出至正型元青花瓷的理论,如果不是美国的波普博士深入研究,采用类比法证实,有真实的元青花瓷器的客观存在,作为瓷器发明国的中国对青花瓷的认知将永远定格在明代。

153965285427800d0b36883

霁蓝釉青花釉里红笔洗

试想一下,倘若扬州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元代蓝釉白龙纹瓶”一直流落在民间,结果一定会被那些高高在上的专家、学者们说成是“高仿品、残器缺盖、修胎及胎质与元代特征不符,元代霁蓝釉烧不出这么好的釉水”。看到这里,大家又会有怎样的想法呢?会有和我一样的感慨吗?如果我的藏品得到专家、学者的一致认可,证实是元代产物,我将捐献给博物馆让更多的中华儿女感受中华文化的智慧。
作者:陈光明
以上观点仅个人拙见,不妥之处,诚盼国内外专家、藏友们的共同探讨和指正!
(注一,该瓷器曾在湖北省收藏品研究会《学刋》上撰文《揭开建文款瓷的神秘面纱》。文中从历史的,痕迹,生物化学等角度有过深入地讲述建文瓷不可仿制理由)

相关词条
闻艺热读

匠人百科

微信“扫一扫”浏览